台灣作者
這裡是原創動畫 K 的二創區
Plurk:http://www.plurk.com/alexisiess

[尊礼] 你在影子交疊之處等我

x2014 情人節賀文

x灣家 CWT36 尊禮無料

x無料封面繪者:灰槱









  成為王之後,對很多事情都不再執著。

  命運將他們的人生玩弄掌中,想擁有的與必須擁有的、想肩負的與必須肩負的,這些都不是他自身可以做主的選擇。他從不迷惘自己接下來該怎麼做,卻無數次迷茫過為何自己成為了王。

  他的疑惑在遇見那個男人之後有了解答。

 


  之所以成為王,不過是因為

     你在 影子交疊之處 等我


 

  「室長,部屬完畢,以伏見為首的各小隊都在各處待命。」

  「辛苦妳了,淡島君。」宗像禮司點頭給了身邊女性一個滿意的微笑,接過對方遞上的自己的佩刀,現在的他一身輕便打扮讓他無法將佩刀掛上腰間,但隨性地拿著搖擺也絲毫不減他給人的高壓魄力。

  這不能怪他。

  誰叫他是緊急出勤支援,今天可是他難得的假日。

  「希望事情早些結束,否則約會就泡湯了,對吧?淡島君。」看見自家副手疑惑地眨了兩下眼,宗像禮司有些惡心地燦爛一笑說:「我剛才進園時看見了,酒吧老闆今天穿得很帥氣呢,手上還拿著花束跟熊娃娃……不過東西他放去寄物處了,跟妳見面的時候應該不會拿著。」

  「……室、室長!」

  淡島世理紅透了整張臉,被調侃得手足無措,她只能雙手抓緊自己的佩刀充當立足點。被這樣的反應娛樂到,宗像禮司擺擺手放過淡島世理一馬,眼角餘光看見一旁的遊樂器材有小騷動,跟淡島世理分開之後他徑直朝著騷動的方向走。

  「這位先生,您這樣我們很困擾!」旋轉木馬區的服務員小姐緊張地說,無措到眼角都快掛上晶瑩淚珠。宗像禮司朝著馬車座位內張望,發現裡頭躺了個人,正姿勢不雅地呼呼大睡,那睡相還挺眼熟。他拍拍服務員的肩膀請她避開,撐著鐵欄杆翻身躍入,幾個大步走到座位邊,居高臨下看著呼呼大睡的紅髮男人。

  手中的刀身舉高,脫離掌心掉落,正中男人的肚腹中心。

  「唔噗——」

  「您害得不少孩子無法玩樂,閣下。」宗像禮司忽略身後工作人員的驚呼,一把抓住周防尊的衣領拖著離開,期間還不忘對其他人說抱歉。找了個鄰近水池的空位後將人甩上長椅,推著鏡框開始他的說教模式,「為什麼您會睡在那裡,應該說、為什麼您會在這裡,周防尊?」

  「啊……十束生日。」這麼說來,今天的確是那個日子。宗像禮司點點頭接受這個答案,「他說想跟安娜來這玩,就來了。」

  「然後閣下跟那位公主在玩旋轉木馬的時候睡著了,結果就被拋下在那裡造成他人困擾?」雖說那群人應該不會放著他們的首領不管——估計是那淘氣的男人看見了自己才會將周防尊扔下——宗像禮司這麼想著,覺得有些頭疼地捏了捏鼻樑,「我現在正在工作中,沒辦法一直看著您,我去請廣播幫您找他們回來,請閣下乖乖坐在這裡不要亂跑。」

  說完,他轉身準備離開,手卻被人一把抓住。

  他回過頭不耐煩地看著周防尊清醒後笑得燦爛的臉,本來沖天的髮型放了下來、剪短,看起來稚氣許多,那樣討好的笑靨也不是那麼地難以入眼,甚至有點賞心悅目。

  「警察先生,幫我找家人吧。」

  「……啊?」

  「我跟家人走散了啊。」周防尊站了起來,輕輕拉扯宗像禮司的手,湊到對方耳邊低聲呢喃道:「別扔下我啊,宗像。」

  「……請恕我多嘴,閣下才剛動完大手術,實在不宜在這麼紛亂的地方長時間行走,尤其跟在我身邊容易有突發狀況。」藉著推頂鏡框的姿勢遮掩自己差點潰堤的表情,他試圖將話題從自己身上移開,「這麼說來,十束先生也是,兩位都不是可以太過激動的身體狀態,就請您坐著讓我幫您找同伴回來好嗎?」

  「真囉嗦,宗像。」

  周防尊打了個大大的哈欠,徑自撈起他的手掌讓彼此十指交扣,邁開步伐毫不在意旁人眼光地行走。宗像禮司白了對方的後背一眼,心思不受控制的飄向不過一個多月之前所發生的事情。

  十束多多良遭受惡人槍擊,性命垂危;周防尊逮著了兇手,卻將無辜的人一同拖累;為了拯救更多不相關人士的性命,他將手中的刀刃送進周防尊的心窩裡。這一切都像是夢境般不切實際,卻又真實發生,在斷送周防性命的同時他許了願,或許還悄悄用上了一點力量,總之人趕在嚥下最後一口氣之前送進了手術室,勉強活了下來。

  應該死在自己手上的人,現在正握著自己的手。

  「周防,你想過……」

  話還沒說完,園內好幾個地方就傳出了爆炸聲響,伴隨著遊客的尖叫跟冒出的濃煙,幾個同樣拿著長刀的男人分散開來朝各處奔去。周防尊看了宗像禮司一眼,疑惑著他未完的問題,後者只是愣了會兒、然後鬆開他的手,朝著某一處爆炸地點跑去。

  他眷戀差點失去的那份溫度。

  但那不構成使他停下腳步的理由。

  「啊咧?是宗像先生~」十束多多良牽著小女孩,身後跟著幾個年輕人,擺明就是為了看熱鬧而來,發現腳踩著滋事者給屬下撥電話的宗像禮司,他興奮地招手呼喚引來對方注意。將女孩轉移給身後的同伴,他跑向對方,好奇地看著對方腳下昏厥過去的男人,「宗像先生,King怎麼沒跟你一起行動呢?」

  「果然是您將他給留在那個地方的啊?」跟屬下說了自己的位置讓人過來後他無奈地朝著對方一笑,「您與他好不容易活下來,還希望您保重自己的生命,十束先生。」

  「嗯?我跟King都很珍惜自己的生命啊。」

  十束多多良笑著抬起手,微弱火焰變化出的蝴蝶環繞著手臂抵達指尖,然後振翅飛翔、消失。那是炫目的迷幻之美,不同於其他人粗暴狂烈的火焰,彰顯十束不愛與人爭奪的個性,「能夠活下來,或許是上天最後的恩賜。神讓我們回來這裡,跟最喜歡的人們度過最快樂的時光,所以King才會在宗像先生身邊啊。」

  透明的火焰蝴蝶飄到宗像禮司眼前,輕輕揮動兩下翅膀,化成流火消失,火光之後是十束多多良試探性的微笑,那雙琥珀色的眼中有著紫藍色的他自己,同樣在微笑。

  看見遠處走來的下屬,宗像禮司對十束道別,轉身朝著剛才分離的地方走去。兩人鬆開手的那地方沒有任何人在,但他絲毫不考慮,繼續朝前直行,回到了水池邊的長椅。

  周防尊就在那裡,同樣的位置上,孤傲地坐著。他走到周防尊面前,開始昏暗的天色讓兩人的影子一度消失,又被華麗街燈照亮,連同椅子的影子一起合二為一。

  「閣下想過嗎?為什麼您還能活下來。」

  周防尊白了宗像禮司一眼,恥笑般哼了聲,卻沒有吐出一個字作為回答。得到這樣的回應,提問者嘆了口氣,抬頭看著因為光害而不明顯的滿天星空,彷彿在看著不會再出現在周防尊頭上的那把破碎王劍。

  「那麼閣下想過嗎?為什麼您會成為王。」

  「你說錯了,宗像,我已不是王。」周防尊猝不及防地一把將宗像禮司拉到自己懷中抱著,額頭抵在對方胸口,穩健的心跳聲是除了彼此呼吸以外他所能聽見的聲音,令他心安,「為王是因為我有該做的事情,做完了,我就不是王,否則我不應該待在這裡。」

  應該去到他的族人身邊,與族人同生死、共歡樂。

  而不是在這裡跟他的死對頭相瞪兩相厭。

  聽出了周防尊的弦外之音,宗像禮司笑了起來,抓著他的頭髮將他從自己身上拔開。與粗暴的動作相反,他的眼中蘊著笑意,讓那雙折射路燈光芒的紫羅蘭瞳孔更加瑰麗璀璨。

  「閣下可好了,闖完了禍拍拍屁股走人,將後續全丟給我處理,我統率Scepter 4可不是為了替閣下收拾爛攤子的,您那什麼都沒裝的豆腐腦袋想過為什麼成為青之王的不是別人,而是我嗎?」

  「不就因為赤王是我嗎?」

  周防尊咧開嘴笑,笑得自信、狂妄,彷彿他還是那個體內容納了強大的毀滅衝動而萬夫莫敵的王者。

  「喔呀?閣下的意思是,我成為青之王是因為您嗎?」

  「想否認嗎?宗像。」甩掉抓著自己頭髮的手,他像是孩童撒嬌一般將腦袋貼回宗像禮司的心窩上,舒服地蹭了蹭,「我等你很久,好不容易你才來了。」

  不是王的周防尊,跟仍然是王的宗像禮司。

  任務已經結束,他其實可以不用理會十束的拐彎抹角,跟屬下們宣布解散後就回家過他的休假,但他仍然來到在這裡等他的周防尊的身邊。他不懂自己為什麼這麼做,但他知道自己的選擇沒有錯。

  一如他之所以選擇成為王的理由。

  有個人坐在王座,等著能與他匹敵的人可以和他在高處俯瞰世界、讓他不用顧忌盡情發洩力量。那個對象不是誰都可以勝任,他必須冷酷無情、必須聰明狡詐、必須有足夠接那王的寂寞的溫柔而且也同樣知道身為王者的寂寞,他要能壓制王的瘋狂,要有殺得了王的堅決與膽量。

  種種條件相加,答案就成為了宗像禮司。

  並不是非他不可,而是至始至終,結果都是這麼一個。

  「雖然讓閣下稱心並非我的本意,但我不否認唷。」宗像禮司摸了摸周防尊的後腦勺,感受那頭不再扎人的紅髮觸感,懷中的男人已沒有了力量,就像是調教成功的萬獸之王在馴獸師手下也不過是個拔了爪子的大貓一般。

  僅僅屬於他的無害大貓。

  「讓您久等了呢,周防。」

  他捧著對方的臉頰居高臨下看著,水池的位置在遊樂園的偏僻角落,園中心現在有化妝遊行,此時不會有人經過這裡,思考到這一點,宗像禮司破例對眼前的人溫柔,降下了視線讓兩人嘴唇相貼,交換炙熱與冰涼的呼吸,化為冬夜中寒冷卻溫暖的裊裊白煙。

  他們一直待在水池邊,並肩坐在椅上仰望天空,沒有去看讓十束跟安娜興奮到不行的遊行、沒有去打擾副手久違的約會、沒有去阻止某兩個孩子在摩天輪內的爭執。親吻之後再沒人說話,畢竟兩人不是什麼非得甜言蜜語才能維繫關係的感情。

  「因為你在等我,所以我活了下來。」

  一聽就知道是有誰給周防想的台詞,但他不戳破,只是淡淡地笑了、然後碰觸在一起的手掌牽起彼此,高溫的那方暖和低溫的那方。

  「那好,再來我們誰也不用等誰了。」

  不用承諾白頭到老,但一起走吧,直到一方命運終結為止。



Fin.


评论
热度(19)
  1. 米虫的书屋南宮 转载了此文字

© 南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