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作者
這裡是原創動畫 K 的二創區
Plurk:http://www.plurk.com/alexisiess

[Scepter4] 無題 (青王中心)

x舊文

x是 BE,虐有、虐有、虐有

 

 

 

  喀噠、

  喀噠、

  碎裂的聲音輕輕淺淺。

 

  與鞋跟踏於瓷磚地面上的聲音,雷同。

 

  男人昂首闊步地走著,長長的青色衣襬隨著他的動作飄盪,宛如風的流向一般,忽上、忽下。

  走到了廊道的盡頭,站在高聳大門前的兩個青色制服的男子臉色凝重,對比男人的微笑格外顯得突兀。兩個男子皺起眉頭、眼角帶淚,咬著牙,像是做了什麼重大決定一般地一同推開了門板。

  在那扇門之後,是更多更多青色制服的成年人。

 

  「以劍制劍,吾等大義純潔無瑕!」

  青色制服的人們拔出了腰間的佩刀,直立於自己的眼前,每個人的眼中都蘊含著淚水,尤其是穿著迷你裙制服的女性,臉頰上早已滿是淚痕。

  男人臉上依然掛著淺淺微笑,彷彿那些人哭泣的事情與自己無關。

  他走著、走到了人群的中間,走到了唯一一個沒有哭泣,眼中沒有絲毫淚水,甚至沒有將佩刀拔出來向自己敬禮的孩子面前。


  「室長。」

  宗像禮司呼出口氣,啊了聲作為回應。

  他低下頭,這房間內的地板全是透明的,下方一片冰晶色澤。在他與孩子的中間,底下是另外一個沒有青色色彩的人的軀殼,失去了靈魂的空殼,他好不容易從另外一派的人手中奪過來的。

 

  「僅止維持了十年而已呢。」

  「很久了。」

  「是啊,的確很久了。」


  宗像禮司將佩刀連同刀鞘一起取下,他並沒有拔出刀,只是將刀身充當拐杖的支撐著身軀。然後,他依然笑著,笑得溫和、笑得心機、笑得不沾染世間紅塵。

 

  「那麼,接下來就麻煩你了,伏見君。」

  「是。」

  他抬起頭,全是玻璃的天花板看得見天空。

  還有那把破破爛爛的王之劍。

 

  「曾幾何時,我的達摩克利斯之劍也這麼悽慘了呢?」

  「就跟十年前的周防一模一樣呢。」

  他笑著說,語氣中卻沒有一絲懊悔或是悲傷。

  眼前這人,到底還有沒有人類的情感呢?面臨著自己的死亡,怎麼還能如此冷靜,王啊……失去你的族人們,該何去何從,你有沒有想過呢?伏見猿比古心想著,僅僅想著。

  十年前他沒有對自己追隨過的王說出這番話,十年後也不會對現在追隨的王說出。他輕喃出「拔刀」兩字,然後慢慢地、慢慢地,就像是自己第一次拿到這把刀,並將之取出一樣的緊張遲緩,但再怎麼慢,那銀亮的刀身還是會全部盡現在藍天之下。

  一如他們身上的藍色制服。

  純潔無瑕。

 

  「時間差不多了唷,伏見君。」

  宗像禮司慢慢地低下頭,笑著。他最終拔出了他的佩刀,右手持刀將刀刃擱於眼前,左手反折貼於背身,他將自己的心臟部位空了出來,然後笑著。

  「以劍制劍。」他說。

  蒼天之上那把美麗銀藍色王劍,失去光輝、慢慢落下。

 

  「「吾等大義純潔無瑕!」」

 

  在觸碰到玻璃屋頂之前,銀藍色王劍停止了、風化了。藍色的灰散開,化作風的流向。

  在那一天,天空依然清澈美麗得過火。



  而他們失去了最好的王。




评论(2)
热度(7)

© 南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