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作者
這裡是原創動畫 K 的二創區
Plurk:http://www.plurk.com/alexisiess

[隨打] 少女初潮

CP:伏見猿比古 x 櫛名安娜

在 Plurk 上的隨打



  踏進門內,他聞到的不是一貫的濃郁酒香,而是黏膩的、像是玫瑰初綻放時若有似無的腥甜鐵鏽味。但用上再多形容詞,簡而化之都只有兩個字能解釋:血味。

  他環視酒吧內部,沒有一個人。


  酒吧老闆不在、
  總是拿著攝像機擋人路的新人指導不在、
  扯著帽子囔囔亂叫一通的火爆烏鴉不在、
  那個永遠懶散癱坐的王也不在。


  屋子內沒有一個人,就不可能有「剛才出去大打一架所以身上帶了點傷」的可能性來解釋他聞到的血腥味,尤其這幫人馬出去鮮少帶傷的,會受傷也是自己人打出來的--例如某個胖子貪吃結果被吉娃娃打了。

  那麼血味從何而來?

  他循著氣味慢慢移動,先是發現了吧檯外高腳椅上有被抹開的血跡,半乾了。地上有零星幾點的血珠子,一路順著樓梯延伸上二樓,那些血跡像是小花綻放似的,數量不多所以他猜想只是誰受了小傷又懶得治療,放著血去流吧。

  慢步走上二樓,他發現自己猜錯了。

  那是櫛名安娜的房間,血跡就一路蜿蜒進門內。


  「安娜?」
  他推開門,當然有禮貌性地先敲了兩下,沒關上的門順應他的力道被推開。
  「妳受傷了嗎--」


  聽見呼喚,櫛名安娜轉過頭,看著伏見猿比古一臉錯愕地看著自己。或許是該錯愕,總是穿著紅色連衣裙的少女現在只穿著一件白色長內衣,兩腿間都是刺目的血,黏膩地一路滑下那雙白皙得可怕的腿。她拿著繃帶像是想替自己包紮,卻又不知道該從哪裡下手才好。


  「猿比古,流血了。」
  「我有眼睛看,妳在做什麼?」
  「出雲說過受傷了要包紮。」
  「... ... ... ... 妳是真不懂還是。」


  他嘆了口氣,不太認真地說了句「抱歉」後踏進櫛名安娜的閨房,拿開他手上沒有用處的繃帶,從口袋掏出終端思索著這時候通知誰比較不會惹是非。

  八田?不這傢伙要他去買女性用品大概就先死在櫃台前。尊哥?不這個人到底懂不懂什麼叫做衛生棉他就先抱存疑。十束?草薙哥?前者鐵定會拿這件事情玩他後者會先殺了他因為他看見櫛名安娜從女孩變女人的這一刻----至於其他人他沒有地址沒辦法發訊息,連絡人翻過一輪最後他還是把訊息發給了最討厭的死胖子。


  「猿比古,血流不停。」
  「嘖。」


  他隨手抽起大毛巾裹住櫛名安娜,然後打橫將對方抱起,女孩輕盈的就像是什麼都沒吃、風一強就會被吹走,所以抱起來並不吃力,就算是力氣輸給八田的他也能輕鬆地將人帶去浴室。


  「把自己、洗乾淨,等等鐮本就回來了。」
  「力夫?他跟出雲還有多多良去採買 ... ... 」


  櫛名安娜的話像是當頭棒喝,將伏見猿比古打入地獄--那他剛剛想這麼多,最後還不是會給最不想讓他們知道的兩人知道嗎!?


  「猿比古,我生病了嗎?」
  「... ... 什麼意思。」
  「血流不停,從身體裡面一直流出來。」
  「... ... 嘖。」


  突然間他才想起來,眼前的女孩兒沒有去上學過。

  他扭開花灑,試了試溫度後開始清洗起櫛名安娜腿上的血,在那些人回來前至少把血洗乾淨,否則看起來真怵目驚心。


  「妳是女生,這是妳必經的路。」
  「血流不止嗎?」
  「嘖 ... ... 你見過藍衣服那個胸部很大的女人吧?」櫛名安娜點了點頭,但他不能理解伏見猿比古提起那位女性的用意,「現在流血是為了讓你將來可以變成像那個女人那樣子,懂嗎?」
  櫛名安娜驚奇地瞪大眼,用力點頭。

  「所以我胸部會變大!?」
  伏見猿比古突然覺得很累,非常累。


  他大概不會再有像現在這時候的心情,希望十束多多良快點回來給眼前這女孩上一堂健康教育,為此他被草薙出雲誤會然後狠狠教訓一番都無所謂。


  「誰都好 ... 快回來接手啊 ... 」


END。


--五月我要放假,休養生息的時間到了。



评论
热度(10)

© 南宮 | Powered by LOFTER